春暖花开:一个展览告诉我们的美丽故事_广州新闻_南方
2017-10-27 10:4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郑靖山

  《遥望青空》(国画) 张静 作

  今年5月2日,广州美术学院第二届《春暖花开??广州美院师生作品展》在春暖花开的广州大学城广州美院美术馆开幕,少长咸集,群贤毕至,500件参展作品来自于学院美术馆、胡一川研究室、岭南画派纪念馆的馆藏精品和特邀名家、在职教师、在校生,可谓全面动员、金玉满堂。展览形成的独特景观是,李铁夫、黄新波、胡一川、王肇民、关山月、黎雄才、潘鹤、杨之光等老一辈名家大师的里程碑式的作品与在校教师、学生作品同台展出,兼容不同年代、资历、品类、风格,这样的做法真的很广东,似乎只能在广东人的兼容情怀之下才能出现。得到的可喜效果是,一种经典与当下、大师与学子的深情对话久久回荡在展馆,一种艺术民主、人民情怀的学术氛围浓浓弥漫在展厅。更为可喜的是,很多青年教师、在学学生的作品,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发掘当下、剖析现实、讴歌盛世方面,以其新颖的生活视角、奇巧的艺术构思、强烈的视觉冲击极尽抢人眼球之能事,显示出新一代广东美术工作者尊古不泥古、发今不唯今的良好艺风,可以说比起他们的师辈来一点也不示弱,很是值得期待。这种局面,真如广东的亚热带花木园林,一季又一季,一茬又一茬,季季有花开,茬茬花不败。

  《棕树人物》(国画) 关山月 作

  就像并不是所有地方都会春暖花开一样,一个地方、一门艺术的春暖花开,既有很多的必然,也有很多的偶然。广州美院乃至广东美术界的春暖花开,是诸多偶然中的必然,诸多养分催生的花期。展览所用“春暖花开”这个主题,便是一个再恰当不过的文化标识,饱含建校以来广州美院的美丽际遇,也告诉您一个广东美术革新发展的美丽故事。

  从海岸线走来,改革开放、大海情怀、阳光习性悄然成为广东美术的胎记,至今已经形成一种以革新、现实、兼容为主要内涵的岭南美术精神,这种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主体地位,敢于革故鼎新、善于立足当下、长于兼容诸家的精神禀赋,是广东美术的变革之路、发展之途、出彩之道。相信通过《春暖花开》主题展览的不断出新,将给大家对如何学习贯彻习近平文艺思想、努力筑就伟大复兴时期的文艺高峰,带来有益的激励和鲜活的启示。

  《香蕉、苹果、桃》(水彩画) 王肇民 作

  《欢乐树》(版画) 宋光智 作

  因为其命惟新,所以春暖花开。年年花开花又落,细看始知花不同。“周虽旧邦,其命惟新”(《诗经》);花虽发旧木,其命亦惟新。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的是实现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方面一直以来是广州美院人、广东美术人所共同坚守的使命,既注重供给侧内容上的创新,也注重需求侧传播上的创新;既注重筑就高峰,也注重发现高峰、呵护高峰;既注重打通传统与现代之间的隔阂,也注重打通艺术与技术之间的障碍,促进不同形式、不同手法的相互融合发展。不仅岭南画派的“折衷中西”,还有的杨之光的没骨人物、关良的极简戏剧人物、潘鹤的南派雕塑、黄一瀚的卡通一代、集美公司的现代装饰潮流等等,都是敢于创新、善于创造的成果,都是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最好例证。

  广东是祖国的南大门,4000多公里的海岸线占了全国近四分之一。但这不仅是一条海陆分界线,更是一道海陆色彩交汇、中外文明互鉴的风景线。单单一个美术界,就有岭南画派的诞生发展、李铁夫率先引入西洋油画、黄新波力推新兴木刻运动等引领潮流的重大事件,几乎每一件事都撬动了中国美术格局,崛起了亮丽的广东矩阵。如果说上个世纪上叶只有岭南画派影响独大,那么1958年从中南美专脱胎而来的广州美术学院,便是广东美术的杰出代表。

  因为扎根沃土,所以春暖花开。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艺术可以放飞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脚踩坚实的大地。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可以说,广东艺术工作者历来有面对当下、表现现实的传统,最为深谙扎根生活、扎根人民的要义。广州美院的教学就一直坚持现实主义题材,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岭南山水花鸟、风土人情在历届师生作品中是重要的创作题材,广东各阶层、各时期人物形象及其喜怒哀乐是美术创作的主要对象,岭南大地风云变幻的近现代史、广东人民贡献突出的民主革命和新民主革命史、建国后火热的建设发展史、南粤大地日新月异的改革开放史,都大量地收入广大师生的笔端。这种坚守,是一种文化自信、艺术理想在起作用,是一种岭南文艺精神在起作用。

  因为面朝大海,所以春暖花开。习总书记谆谆告诫我们,“不拒众流,方为江海”。开放、交流、互鉴,是一切艺术发展的必由之路,是一切力量发展强大的共同经验。广州美院的发展历程就一直处于开放的前沿。此前不久,广州美院牵头主办的《曙色??二十世纪前期广东中国画变革之路》展览,就非常直观、确定地展示了广东美术的开放发展道路,也道出了广州美院生存发展的肥沃土壤。我们稍加盘点近代以来的广东发展史,很容易发现,广东作为一片常年春暖花开的艺术热土,与近代以来特别是近百年来广东先行开放、文化多元、社会兼容的环境是分不开的。是开放,使到广东的主体文化传承以及广东特有的民俗文化、迁徙文化、海洋文化、华侨文化,可以近距离地与现代文化交相激荡,使到传统美术与外来美术、中华文明与各国文明在碰撞、激荡中交融互鉴,才能如此出新出彩。

  《艰苦岁月》(雕塑) 潘鹤 作

  因为应季而生,所以春暖花开。美术也好,文艺也好,“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才是好东西。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古今中外,文艺无不遵循这样一条规律:因时而兴,乘势而变,随时代而行,与时代同频共振。”50多年来的广州美院乃至百余年来的广东美术就是“发时代之先声、开社会之先风、启智慧之先河”的排头兵,“笔墨当随时代”是一直坚守的艺术理想。从黄新波的《创世纪》、李铁夫的《蔡锐霆烈士就义写实》、胡一川的《前夜》、关山月的《山村跃进图》、黎雄才的《武汉防汛图》、潘鹤的《艰苦岁月》、杨之光的《矿山新兵》、林风俗的《公社假日》到当下青年教师、在校学生大量的写身边事、画身边人、说身边故事的作品,都印证了应季而开自然娇艳的花理。

?

  因为枝繁叶茂,所以春暖花开。广州美院一直以来坚持开放办学、扎根生活、紧随时代的教学、科研风格,备受业界公认,享有久不褪色的美誉度。单是一个广美毕业展,就吸引四方同侪,年年门庭若市,真是同类美展中的奇迹。这要归功于多年来广州美院孜孜不倦搭建起来的展览品牌和多方人脉,也要归功于历代广州美院领导者的勤耕力作不懈努力。更为重要的贡献是,为广东美术乃至全国美术发展输送了大量人才,成为各地美术发展的栋梁。如今的广美,桃李芬芳,以其齐全的学科设置、雄厚的师资实力、丰硕的人才成果,跻身全国一流美术教育科研交流基地,也是华南地区首屈一指的美术学府、对外展示的窗口,更是一座风华正茂的南方艺术园林。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ufankj.com 版权所有